绣鞋记 第一回 叙华筵共谈衷曲

诗曰:

堪叹世人不自知,欺人便是把天欺。

茫茫欲海终填满,事到其间悔恨迟。

丹风来仪宇宙春,中天景色四时新。

世间事业惟忠孝,臣报君恩子报亲。

这首诗乃前人所作,无非要世人以忠孝居心:如居官,以尽忠报国;居家者,以尽孝事亲。是忠孝为人生之大本也。人能全忠全孝,则知节义廉耻,凡一切越礼非法之事不敢妄为,宗族乡党揄扬德行,是以流芳百世;若不忠不孝,则丧节义廉耻,凡一切损人利己之事任意胡行,乡曲闾阎无不咬牙切齿,是以遗臭万年。这一节话乃千古公论,并非一人之私议也。按下不表。

且说有一土豪劣绅,姓叶名荫芝,系莞邑石井乡人,别号鹿莪,浑名皮象。自幼在家攻书,侥幸名登金榜,曾任户部主事,在京供职几年,因丁内艰,回家守孝。发妻张氏,早已镜破钗分,姬人伊氏,恃宠专房,再续何门,乃贡士南宫之女。

前生一女,许配白马烟同李鹩举之子。亲家来往十分情密。

一朝主事寿辰,家人打扫地方洁净,满堂佳客纷纷到贺。

荫芝在家贪恋妻妾,兼之财路通神,久经服缺,不欲起复登朝。

是日寿辰,大开筵席,觥筹交错,婪美杯倾,膳罢酒阑,宾朋散退。座中惟有武举邓清、同宗叶润泽。此二人乃是主事门下走狗,惯于巧言令色,左右逢迎。荫芝将各亲友送了,只留他两个不肯放行,声称 :“仁兄何必匆匆回府,权且屈驾寒庄,弟有言词奏告。”于是分付家丁重摆酒宴,与二人畅饮谈心。

正饮之间,家人报上 :“亲家李老爷到来。”三人连忙起身, 离席相迎。彼此说长话短,共叙寒温。礼毕,大众一齐入席。

台中摆列海错山珍。酒过数巡,鹩举把杯,命仆满满斟上,双手捧定,叫句 :“亲家,今日乃东华注算,南极增辉,弟叨姻 末,理应到贺称觞,只因俗冗匆匆,以致迟迟到府,借花敬佛,聊表微款,但愿亲家大人从此加官进爵,财帛亨通,年年此日,岁岁今朝。”说罢,将酒敬上。荫芝双手捧接,只称 :“亲家, 小弟材同蒲柳,不过马齿频加,辱承宠锡吉语,实深惶愧既承台命,自当乐从。”将酒一饮而尽,命童满斟一盏回敬。邓清乘势连声称羡;”进士公果系福如东海、寿比南山,近日天平旺相,厘戥兴隆,财帛丰盈,不下陶朱之富。”荫芝答曰: “小弟才微福薄,虚愿难偿,数载经营,目今依然故我。吾兄所云,实为铺张取笑。我想世间千好万好莫如钱好,自古道:一肥能遮百丑。但此物原非易得,纵然枉尺直寻,亦无妨碍。世上见利而思义者,能有几人哉!”叶润泽胁肩微笑,说道: “若要取财,须凭胆大,一不怕人言捐摘,二不怕神明鉴察,三不怕官司告发,方能患得银钱到手。”

邓清闻言,十分称妙 :“润兄高见,果实不差。难怪人人 请你做状。原来一肚尽系砒霜。但系求财须寻方向,不若我们同往城中找觅一向公所,大家朝夕聚首,彼此打算求谋,写出主事户部衔头,谁不称羡。就系大小衙门也亦无奈其何,况且更有一宗美事,城中有女如云,袅娜娉婷,风流称绝。或时倚门卖笑,甚属可人,引动多少官家子弟,倩人作线穿针,但得身边有些钱钞,何愁好月不得团圆。”这一番话说得荫芝心如火热,霎时就要动身举行。便向邓清说道 :“此言果合我意, 烦兄与我找所雅洁房间,以便在城居住。”邓清说 :“谨遵台 命。此事交于小弟担承。”言罢,一众告辞,各自回家。

次日,邓清即往城中,便向水头陈宅赁了一所,名曰:评花阁,内中奇花茂胜,秀草清幽,家伙什物,一切齐备。邓清令仆打扫虔(干)洁,安排各事停当,便请主事乔迁。荫芝进到馆中,把目观瞧,心中十分喜悦,便道 :“邓兄办事真乃妥 当。”从此狐群狗党日相往来,不在话下。

一日荫芝无事,想起老邓个篇言语,就欲出街闲游。小装打扮,脚下穿了一双方头行履,手上带了一个金镯。轻摇雅箑,做出官家模样,徐安、陈福跟随,就向西门而去。一路行来,只见游人成群结队,比户弦歌。多少油头粉面遮遮掩掩,卖弄风情。远望一道朱门排列高牌。执事徐安说道 :“前边那所亭 苑甚属华美,日日有人在此醉月飞觞,老爷何不步往赏玩一番。”

荫芝说:“来意不诚,未便唐突。我们不若掉过隔边去罢。” 二仆称是,随即步往松柏高街。正在徘徊四顾,忽闻香风扑 鼻。抬头一看,只见门边有位佳人,露出足下二寸金莲,恍如潘妃再世,真乃俊俏销魂。头上螺髻堆云,身中白衣铺雪,下边映出葱绿纱裤。貌赛?娥,恰似对人暗传心事。荫芝看罢,暗暗叹道:“这个欢喜冤家,五百年前结下。”不觉遍体酸麻,恨不得向前偎傍。但恐被人耻笑,有失官方。权为忍耐。倚身靠住墙边,方寸自乱。此时欲行欲止,进退维艰。谁料惊觉这个女子,见其如醉如痴,忍不住笑,丢个俏眼,低声叫句: “嫂嫂,你看街上游人挨肩擦背,络绎不绝,你不若放下绣鞋,偷闲片刻工夫,出来则剧。”荫芝听见莺喉宛转,便更魄散魂飞。正在留连驻足观望,这女子旋即举步入内,兰麝之香仍在,环?之声渐远,望眼将穿,馋涎空咽,万种相思从此而起。几回搔首仰天长叹,心中暗想:这位佳人未晓谁家妇女,淡妆素服,如此摄魄勾魂。站立一回,绝无声息。只得呼唤徐安、陈福转回旅邸。是晚愁肠百结,坐立不安。意欲归房就寝,争奈孤枕难眠。起来独步园亭,但见一轮明月照耀长空,我想天上嫦娥难比此娇美貌。随唤徐安来问 :“今日经过高街,看见站 在门边这个女子,你可否知其来历?不妨底细说来。”徐安听罢,口称 :“老爷在上,今日所见这位佳人乃系张木公之女, 匹配何家为媳,孀居已自三年了。他乃莞邑堪夸,绝色有名,张凤姐之称远近闻名,无人不识。他兄名唤良雪,颇有膂力,惯娴弓马。长向花街柳巷,爱月贪风。老爷如果中意此女,不妨坦腹东床。”荫芝听见徐安言语,心内思量,不知此女意下若何?但风流人物是必情长。观其动静,也有求凰之意,必须寻觅一人穿针引线,方能撮合成就。主仆谈论多时,耳听樵楼四鼓。徐安请主歇息。荫芝暂回帐底安身。辗转牙床,不能成寐,回思彼美人兮青年失偶。情实堪怜,若得与她共枕同衾,就使一年半载,死亦无憾。转眼鸡声报晓,曙色光窗,起来穿衣盥漱。徐安报道 :“亲家老爷到来!”

推荐图集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