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特工王戴笠》卷首语

<img src="DaiL01.jpg" align="right" galleryimg="false" alt="戴笠">

20 世纪上半叶,中国出现了不少职业政治杀手。然而,能够与德国的希姆莱

齐名的,恐怕就要数戴笠了。

杀手之死大都是凄惶的。唯有中国的这位政治杀手之死算是幸运的了。

1946 年3 月17 日,国民党内最有权力的270 名“中央执、监委员”集中在

“军委会”重庆大礼堂里,参加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闭幕大会。大会已经连续开了

17 天,围绕国民党从抗战时期转入战后的方针政策问题,争论得十分激烈。会议

期间,有人喊出“打倒特务”的口号,理由是国共和谈、国民参政会、一月政协三

大会议关于取消特务机关的决议没有得到贯彻。呼声响彻整个会场,赞同者之多完

全出乎发难者的想象,这在国民党历届中央全会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。更

让人想象不到的是:特务统治的集大成者、“一号中央执委”蒋介石先生居然对此

持认同态度。由此,几乎是270 名“中央执、监委员”结成了一个反对特务的“统

一战线”,一致把进攻的矛头对准那位中国的希姆莱。

其实,这位众矢之的的杀手,在政治上的地位是不高的。他不是“中央执、监

委员”,所以他连参加这次六届二中全会的资格也没有。他甚至连国民党员也不是。

在政府方面,他连部长、次长一类的政务官也没有当过。经“军事委员会”明文公

布的职级,仅是一名副局长;由国民政府公布的军阶,也只是一个少将(他的局长

职级和中将军阶都是死后才公布的)。

但是,在国民党的所有270 名“中央执、监委员”中,没有一个人不切实感受

到这位政治杀手的份量。更有的“中央执、监委员”们对他到了谈之色变,见之战

栗的境地。即使是处于权力中心的“一号中央执委”蒋介石,面对着这位杀手的强

大实力和现实威胁,有时也颇感头痛。

似乎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,然而事实是:这位政治杀手拥有5 万多名无孔不入、

无处不在的职业情报人员和凶狠枪手,拥有20 万训练有素、装备优良、调动灵活、

行动迅速的特务武装;他掌握有庞大的国家警察和保安机关,控制着陆、海、空三

军组织严密的谍参系统和布满各地的稽查机构,而且还领导着全国各地的交通检查、

邮电检查、航空检查、运输监察、经济缉私、税警武装等各种检查机构。他的组织

布满全国每一个角落。他的实力以至在国际上引起了广泛的影响,甚至在美国陆、

海军两大特工系统中引发了一场剧烈的争夺,目的只是为了谁能取得与这位中国政

治杀手的特工技术合作权。由此,美国总统罗斯福曾经当面向蒋介石提出,他要会

见一下这位中国的神秘人物。蒋介石却始终不敢满足这位世界反法西斯领袖的这一

“小小”愿望。

共同的恐惧感,使这些原先自命不凡的“中央执、监委员”们不得不捐弃前嫌,

暂时联合起来,向这位少将局长开战。

于是,在会议期间,由蒋介石亲自下达手今,在原先秘密成立的一个监视杀手

的五人小组之外,又成立了一个八人小组,成员都是警界、特工、谍参等机构握有

大权的人物。他们研究的内容,就是关于这个政治杀手的前途以及他所控制的庞大

特务集团的命运问题。结果,八人小组中的7 个人(撇开了这位政治杀手)秘密搞

了一个“一锅端”的行动方案,准备在正式会议上发难。

接着,蒋介石为此亲自数次电召这位滞留在北平、天津一带的杀手回渝,参加

这次属于“端锅”性质的八人小组会议。

3 月17 日,“六届二中全会”的最后一天,这位政治杀手被蒋用“十二道金

牌”从平津一带催逼起身,赶回重庆。但飞机在经过南京上空时失事,机上人员无

一幸存,杀手亦同机身亡,结束了与270 位“中央执、监委员”的对峙,让所有紧

张不安的对手们松了一口气。但是,一切又很快恢复到原先的状态,“打倒特务”

的口号不再有人敢喊,特务仍然存在,而且更加横行,只不过对“一号中央执委”

的威胁完全消失了,它重新成了蒋介石手中运用自如的工具。

不过,出于十分复杂的心理动机和政治背景,蒋介石还是让这位本来死有余辜

的政治杀手一下子成了国民党的史诗式的“英雄人物”,并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

场具有空前规模的“悼念活动”。

本书向读者展示的,就是这位大职业杀手、中国的希姆莱——戴笠风云诡谲、

波澜起伏的一生。

推荐图集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