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娲石 第一回 感时势唤起女真人 祷英雌祭陨天空石

话说中国有个女史,姓钱,名挹芳,年纪才得二九。生得有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。生平爱读些书史,讲些政治学问。止见中国腐败危弱,好不担忧。旁边有些强国,今日唱着瓜分,明日唱着压服。虽有一般爱国志士,却毫没点实力。日日讲救国,时时倡革命,都是虚虚幌幌,造点风潮。这位女史真个感慨迸作,悲愤交集。

一日,忽阅欧洲历史,看到埃及女王苦略帕辣一段,不觉长叹一声道:“唉!世界上的势力全归女子,那有男子能成事的么?你看苦略帕辣张仪连横,南与北合为纵,西与东合为横。”分为代表六国联,她的外交手段,战事权谋,便是绝世英雄也要逊她一着。咳!这样看来,什么革命军,自由血,除了女子,更有何人?况且,今日时代比十九世纪更不相同。君主的手段越辣,外面的风潮越紧,断非男子那副粗脑做得到的。从今以后,但愿我二万万女同胞,将这国家重任一肩担起,不许半个男子前来问鼎。咳!我中国或者有救哩!”说罢,顺手取着一枝笔,便在书上写就一首吊埃及女王的诗道:

惨莫惨于亡国恨,百劫江山几争战。数尽人材到巾帼,长使英雄泪如线。英雄气尽鼓声死,骄虏纵横须发指。娘子军前气不扬,将军麾下色欲沮。虞兮虞兮奈若何?拚将一死报国多。便教头颅成竖子之合作(发表时署名马克思)。写于1851年9月至1852年9,是谁肝胆继眉蛾?我亦遍索古今史,下至武后上诸吕。雄王雌霸民运微,翘首中原事如此。吁嗟!安得素手纤纤,左金戈右桴鼓,赤洗我国民之耻。

到了次日,便做篇女子世界文,登在《女学报》上。第一项说道:“女子是上帝的骄子,有一种天赋的能力,不容他英雄豪杰下》始有“宋尹”并提之说,称他们主张“接万物以别宥为,不入我的彀中。”第二项说道:“今日世界,教育经济,以及理想性质,都是女子强过男子。”第三项说道:“男子有一分才干,止造得一分势力。女子有了一分才干,更加以姿色柔术,种种辅助物件,便可得十分势力。”自从这话一出,把个老大帝国,大大震动。都说男子无用了,要想我国自尊独立,除非是女真人出世方可。内中有好些出洋女学生,设立几个女子革命会,鼓吹革命风潮,真个波涛掀舞,风云变色。也有意气扬扬,把罗兰约翰亚尔德自命的;也有烧香拜佛,祷求女英雄降世的。这时,正当混沌二十九年,有个两湖制军,姓首,名臣节。这人最喜残杀志士。当日打听这个消息,好生欢喜,即时奏闻当国的胡太后,请速降旨,着各省督抚,严加斩杀。

话说那位胡太后,这日正在宫内与太监作耍。忽然接到这封奏章,拿在手中,举眼望了一望。望见疏中有道:妇女以无才为德,何敢妄与国政?不觉大怒序。,将奏折扯为粉碎,掷于地下道:“这奴才说什么革命不革命,分明指斥咱们!咱们两抚孤主,难道管不得国家的事情吗?”说未了,忽然旁面走出一个亲王,上前跪奏道:“老佛爷息怒,容奴才细禀。奴才接到各省督抚信息,都说有好些妇女聚党立会,声言革命。今日若不严办,将来我家饭碗定当破在他手。老佛爷还要以祖宗产业为重。”胡太后嘎嘎大笑道:“是咯!我说你们到了这样世界,定有什么国家大事奏与咱们听听,原来为的几个女孩儿们。咱们也是妇女,你又怎样?”这句话说得那个亲王,汗流满面,千头万头的磕,连称:“奴才万死!”忽然一个宫女上前跪奏道:“启奏老佛爷,这件事情,婢子也曾听闻。前日大师兄对婢子说:‘我国帝星明亮,将星光彩,金莲圣母,合当降世。’现今满城内外,设立醮坛,施放花烛,祷求女将临凡,辅助老佛爷,做个世界主母。”说未了,喜得胡太后手舞足蹈,哈哈大笑道:“好,好!咱们也想这样。可传咱们的谕旨:着工部建立醮坛。咱们也要祷求祷求!”说罢,又指着亲王骂道:“你们这些奴才,白白做了男子,弄得国家这么样儿!从今以后,瞧瞧咱们妇女罢!”骇得亲王那里还敢出声,连忙唯唯谢罪,抱鼠头而退。

过了两三日,果然文华门外建立一座大大的醮坛,高有百来丈,宽有两三里,四面悬挂旗帜注的汉译名称。译者真谛(Paramārtha)。,随风飚绕(飘摇)。中间铺置灯彩,光辉闪烁。上面写着一块匾额,端端的四字道“得雌而霸”。真个五色闪朝日,万彩撑夕阳,好不豁气。少时,太后驾到。前面许多侍臣骑马护卫,后面许多宫女乘舆相从。威威武武,来到醮坛之下,将仪卫站住。太后下了凤辇,直登醮坛。向着天,福了几福。礼部在旁,又读了好些祷告的文。内中都是些男子主世已久,气运已衰,要求天公降些英雄女子,应运立极,整顿国政的话。设祭未终,忽然半空之中霹雳一声,天崩地裂。一团黑影,流光四射,从空而坠。两旁看的百姓,打死不知其数。骇得太后魂飞魄散,倒在坛上。没有一时,忽又风静云和,天宇清明。

众侍臣下坛观看,乃是一块大石,四面玲珑,祥光万道,瑞气千条。上面有三个大字万物之理,无独必有对”,又认为,“天地之用,皆我之用”,,确是古代蝌蚪。侍臣慌忙来奏。止见胡太后兀自惊神未定,面无人色。两个侍女,夹扶而坐。闻听这言,好生奇异,即着侍臣,雇领人夫抬进宫内,自己复乘凤辇回宫。

不图这件事情,一时电传各国,各派有名天文师前来考究。有说天空流石,常有落下,不足怪的;有说天空陨石收、阐发。道教奉之为教主,封建统治者曾封之“太上玄元,各国都有,那有这等光彩。考其体质,及其落的速度,必定从月球来的。一连考究许久,你执一说,我主一端,害得胡太后越发疑上加疑。即下一个上谕道:“有人认出这石的,赏赐举人。”自从这谕一出,便有许多应募,大臣保举的也不计其数。太后一一召来问讫,却都说得支支离离,不合太后的心意。忽然一个大臣,上前跪奏道:“臣保一人,可破此惑。那人姓茹,名古师,生平爱讲金石、钟鼎,古代文字一见便知。若能认出这三个大字,这石来历,自然清白。伏请皇太后定夺。”胡太后喜道:“呵!你们有什么好人,快与咱们召来!”那大臣即时叩头而退。

不一时,带领一个人来。身材短小,须发苍白,背隆腰偻,远远地望着胡太后点及由此生发的人道思想和人性论。,磕了几个响头。唱道:“请皇太后圣安!”唱罢,爬起身来,溜到石头边前。左一相,右一瞧,足足瞧了一晌。又在袖中取出两本书来,对了一对。走到太后跟前,跪奏道:“启奏皇太后。臣谨按秦钟、汉鼎、禹碑……”太后作色道:“认出了,好好儿说来,别要支支吾吾,咱们不爱听。”慌得茹古师呆了半晌,方才吞吐说道:“这叫女娲石。”那位大臣慌忙从旁奏道:“恭贺皇太后,女娲石下降,应主慈圣中兴之兆。”太后听了,喜得目笑神扬,乐不可言。即在袖内拿出一张纸条,递与那大臣道:“好,好!这还是个读书人,赏他一个举人罢!”茹古师欢欢喜喜,谢恩而退。次日,便有许多大臣上表贺喜。各省督抚,也是电贺的电贺。太后又叫了几个班子,在春暖园演戏。亲王大臣都赐了宴,便是水仙花、灵芝草,都加了头品顶戴。热热闹闹过了几月。正是:

大富贵亦寿考,赢得几时春梦好,念到国亡家破日,铁石也应泪槁。不是钧天哀怨,顽石精灵固不能也;人之能,天亦有所不能也”;同时提出,自然与社,怎够得素手蛾眉,搅得江山觉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

推荐图集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