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平公主》第01章 乌龟叠罗汉

唐时,民间流传一种精奇绝妙的龟戏表演,太平公主小时最爱看,从而拉开她紧张激烈且戏剧性一生的序幕。

这两年的长安城非常热闹,就好像发得一盆特别旺的面,鼓鼓囊囊,蓬蓬松松,胀得越出面盆横流四溢。莫说那些繁华的大街上熙熙攘攘,人流如潮,就连以前一些僻静的背街小巷,也是人群如织,川流不断:做生意的肩挑小贩,包医百病的江湖郎中,耍把式,变魔术,卖春药,问卦算命,斗鸡玩鸟等等行当,在大街闹市实在找不到立足之地,便向僻静的地方挤过来。他们靠一条板凳,或一张桌子,或一幅布幌,甚至只消扫出一块干净地方,便就地设摊。两通锣鼓,几声吆喝,人们就被吸引了过来,于是在街巷两边便画出许多人的圆圈。直到日落黄昏,燕雀归巢,摊主们开始清点他们或鼓或瘪的钱包,发出笑声或叹息时,人群才渐渐散去。

这两年长安城非常热闹固然是因为连年太平,风调雨顺,老百姓日子好过些;还有更主要的原因是这两年朝廷不断采取宽恩措施:大赦天下,减免粮税,放赈救贫……使百姓得益不少。

可知道,朝廷这两年为什么一再“皇恩浩荡”泽被天下吗?也就是说,那盆发得特别旺的面是谁撒下的酵母呢?人人心里都明白,这应归功于一个女人。这个女人便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武则天。

这个武则天在宫廷斗争中,依靠自己的美丽妩媚和阴狠毒辣,连连得手,由昭仪而皇后而天后,后来竟与唐高宗并称为“二圣”。这在中国历史上已是绝无仅有的了。但她并不满足,她还要创造一个更惊人的奇迹:要当女皇。于是她在宫廷内广用计谋的同时,对宫廷外的百姓普施恩惠,以收揽民心。甚至连域外的异国他邦,也从她那里得到比以往更多的好处,引得外国使臣商贾云集京都。中国人加外国人,把长安城的大街小巷塞得满满的。

比如今天,就有父子二人从乡下赶到长安城,找一块街边空地,儿子拿出扫帚细细打扫干净;父亲从肩上取下一个包袱,慢慢解开,从里面取出只木箱,小心翼翼放在面前。然后取过包袱皮,从头到脚掸去尘土。掸罢,又对扫地的儿子喊道:

“二龟,过来我给你禅掸。”

这二龟今年七岁,长得眉清目秀,聪明伶俐。听父亲叫,放下扫帚走过来,站在父亲面前,把身子转来转去,让他浑身上下掸个遍。

这时,已渐渐有人围了过来,都好奇地望着这对父子和那木箱,七嘴八舌地猜测着,议论着。有的说是卖药的,有的说是变魔术的,而其中一位年岁大的人大声纠正他们说:“你们都没猜对,他们是表演乌龟戏的,那中年汉子就是有名的乌龟韩,那孩子是他的儿子,叫韩二龟。”

依今天的人看,说谁谁是乌龟,那是绝对骂人的话,可那中年汉子听人叫他“乌龟韩”,不但不生气,还笑了笑表示认可。他还给自己的儿子取名“二龟”。这岂不很奇怪吗?

其实,把乌龟用来骂人,是宋以后的事,那以前可不是。因为龟主寿,唐代人用龟作名字的人多的是,如陈龟龄、陆龟蒙等还都是著名人物。影响所及,来中国留学的日本人也以龟为名。至今,日本人中还有取名用龟的,如龟田、龟山等。如果远溯历史,早在战国时代,统军大将军的旗帜上多半画个乌龟,用以象征吉祥和胜利。可见乌龟在中国历史上也曾荣耀一时,只是到后来,人类更加进化了,思维更加发达了,联想也更加丰富了,因乌龟头一伸一缩,与男性某个器官颇为相似,于是联想下去,“龟儿”、“龟孙”等等骂人之词便流传至今。

闲话休絮,且说乌龟韩掸罢土,捡块烂砖头靠墙根坐下,取出烟袋,美美吸了两袋烟。随着最后那缕袅袅上升的青烟,举头看看天空,时候已经不早,便向身边的儿子仰了仰下巴,说一声:“干呗。”

二龟听到父命,麻利地从布袋里取出一面铜锣,随着当当当一阵锣响,便是一阵稚声嫩气的吆喝:

“喂,大家都来看,乌龟叠罗汉。叠了宝塔尖又尖,叠个陀螺滴溜转。小孩看了长得快,老人看了老得慢。不老不少看一遍,好运跟着你屁股转……”

两遍锣声后,人已围得水泄不通。但见那乌龟韩轻轻打开木箱,取出一面小鼓,提出一个竹兜。而后,扣好木箱,从竹兜里取出大小七只乌龟,随手放在木箱盖上。

那些乌龟大的如饭碗,小的如鸡蛋,一个个老老实实在、箱盖上趴着,绝不乱爬乱动,只是伸头缩脑,睁着闪亮的小眼睛东瞧西望。

这时,乌龟韩敲起了小鼓,或重或轻,或快或慢,抑扬顿挫,节奏分明。

随着鼓声,木箱上的乌龟开始爬动了,最大的那只首先占据中央,面向观众把头高高扬起,其余六只,依大小顺序,围着大乌龟爬成一圈,也都把头高高扬起。来了个“集体亮相”。

少许,鼓声转换,第二大的那只乌龟便爬上中间那只大乌龟的背上。随着鼓声加快,乌龟们自动以自身大小为序,依次爬到前一只的背上。最后,那只最小的乌龟,爬过层层龟背到了最上层。这时鼓声由急促陡然变得缓慢,只见那只小乌龟后腿一蹬,以头和两只前爪为支点,把身子坚了起来,小尾巴直立朝天。

人们看到这稀奇精彩的乌龟表演,突然爆发出一阵掌声,加上叫好声。口哨声,响成一片。

这声音传开去,惊动了一位整个长安城都惹不起的大人物;但这个大人物还只是个六岁大小的孩子。这孩子此时正骑在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的脖子上,两只白嫩的小手一边牵一只耳朵,叫他向东就向东,叫他向西就向西。因为两个耳朵被牵得太紧,痛得那胖乎乎的圆脸皱成一团,口中不住地喊道:“小爷轻点,小爷轻点。”这“小爷”一点不听,照样死拉硬拽。

原来,这“小爷”不是别人,乃是当今“二圣”则天皇后的女儿太平公主,她的胯下是个宫中的太监。今天,太平公主在母亲面前撒娇放泼,一定要出宫玩玩,恰遇则天皇后心情畅快,便叫上几个心腹太监,把小公主背出宫去玩耍。

这太平公主虽是女孩,从小却穿的是男孩衣服。她为何这般打扮呢?说起来话就长了。

唐初太宗年间,荆州都督武士彠,娶妻相里氏,生有二子,名元庆、元爽;后又娶继室杨氏,生有三女:长女嫁贺兰氏,青年守寡,史称贺兰夫人;次女乳名媚娘,即后来的女皇武则天;三女嫁郭郎为妻。

单说二女媚娘,尚在娘肚皮里时就表现异常。她长得特别大,还常在母腹中拳打脚踢,胎音很强,身边侍女们都说准保是个男孩,全家深信不疑,所准备的衣服全是男孩的;再者,武士彠夫妇头胎是个女孩,巴望生个男孩,准备了男孩衣服,心想,造成既成事实,菩萨也只有迁就。不过他们也有退一步的打算,如果菩萨不给面子,让生个女孩,也没有关系,反正他们家乡有女孩着男装的风俗,认为这样更好抚养。所以武则天小时穿的全是男孩子的衣服,使那些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是个男孩,这其中还包括一位当时著名的相士袁天纲。

有一次,武士彠请袁天纲给孩子们看相,当看到媚娘时,他说道。

“小公子神采不凡,龙睛凤额,地角天颜,此乃伏羲之相也。只可惜是个男孩,若果是女孩,将来必定位尊九五,贵为天子……”

袁天纲的话把武士彠的魂都吓没了,他赶快重金打发了袁天纲,叫他不要再说。不过,袁天纲走后他并不相信,心想是男是女你都没看出来,其它哪谈得上?可是这话被长大后的武则天牢记在心,深信不疑,结果还真的应验了。

所以,太平公主从小便是一身男装。

今天,太平公主出了宫门,见外面横一条街,竖一条街,街两旁店铺林立,卖什么的都有。太监们专拣那些好吃好玩的东西买来讨好公主,可是她这样尝尝丢了,那样看看撂了,都不中意。太监们一逗耳朵,把小公主背到西校场。

这西校场原本是演兵场,因年久未用,便成了玩蛇斗鸡,跑马驯象,耍把戏,唱小曲,算命打卦三教九流的活动场地。每天人山人海,游客如云。

太平公主到了西校场,见到许多在宫中难以见到的新奇玩艺儿。看得眼花缭乱,好不开心。正东瞧西望间,忽见那边有个长鼻子大耳朵的特大家伙在表演什么节目,快叫太监背她去看。她从来没见过那个大东西,但知道它叫大象,因为从小她就听了很多关于大象的有趣故事。

唐时,每年都接受藩国外邦贡献的大象,累计有三四十头之多,每遇朝廷大典,便把这些经过训练的大象放出来,使朝典更为吉祥壮观。那些大象先是在宫门外悠闲地吃草,朝钟一响,立即闻声而动,各就各位,一对对相向而立,待百官入朝后,便将长鼻子互相扭结在一起,形成一道道栏杆,再不许任何人入宫。那些大象与朝官一样,各有等级,因而朝班时所站的位置也不一样。象的纪律也特别严明,假如哪一头象误了朝班时间,或者走错了位置,甚至无故伤人,便有两只象过来,用鼻子绞住它的脚,将它放倒,让手持鞭子的象奴过来抽打它。受处罚后,它还得爬起来向象奴俯首致意,感谢他的“教诲”。有一年,外国进贡了一只象,通身雪白,无一根杂毛,长得又特别高大。每逢朝廷盛典,便给它打扮一番,在背上安放五彩屏风。七宝座床,几十名武士手执兵器坐在上面,真是威风凛凛,令人肃然起敬。

后来,大概为了节约开支的原因,这些大象都被释放了,一名朝廷大臣还特地写了一篇《放驯象赋》,记述把这些大象放归自然的经过。

太平公主出生后没见过大象,只是从太监,侍女口里听了满脑子的大象故事。今天,她看到大象了,而且还摸了它的长鼻子。

大象可是最聪明不过的动物了,它好像敏感到今天的观众里有位不寻常的贵人,表演得特别卖力。它用鼻子敲打锣鼓,打得有板有限。它还会吹一种叫觱篥的乐,吚吚呀呀,委婉动听。表演完了,便伸着长鼻子肉观众要钱。那象也学得很势利,钱给得多的,又是点头又是下跪;钱给得太少,就丢在地上不要,或者根本不接。不过奇怪的是每次在太平公主面前它都表现得很有礼貌,不论赏钱多少,都照样点头下跪,一再拜谢,做出十分亲善的样子。

这太平公主舍不得大象了。她要太监们把它带回去玩,太监们说,那东西太大,抱不动。可她不依,又叫又闹,非要不可。太监们怕闹久了暴露身份,也不管小公主愿不愿意,把她架在脖子上就走。

这下她胯下的那个太监就倒霉了,帽子被抓掉,头发被抓乱,脸上还留下若干条血道道。正当他的耳朵都快被扯掉时,忽然那边传来一阵喝彩声,小公主听了,掉转“马”头,寻声追去。胯下的太监没命地朝那街边人堆跑去,才算保住了耳朵。

这时,乌龟韩已指挥那七只乌龟表演了好几套节目,现在正在表演“转陀螺”。但见乌龟们在鼓声指挥下秩序井然地爬动着:最大那只乌龟稳稳伏在下面,其余乌龟纷纷朝它身上爬,最后垒成一个中间小两头大的“陀螺”。接着,鼓声一变,中间那只小乌龟四只脚用力一蹬,上面的乌龟都随之转动起来。渐渐地,越转越快,恰如一个飞旋的陀螺。看得人们又是一阵喝彩。

喧闹中,一个小脑袋从人群的腋下钻进来,看到这稀奇的表演,也手舞足蹈地吆喝起来,当乌龟陀螺停止转动时,便伸手去摸那可爱的小乌龟。

“不许摸!”二龟伸手去挡。

“我们要摸!”

“偏不准你摸!”

“小公子,”乌龟韩笑道:“这东西生人是摸不得的。”

“我不光要摸,我还要要!”太平公主双手叉腰说。

看到那趾高气扬的样子,二龟也不相让,上前半步说:“你凭什么要要?快走开!”

太平公主从来没有听见过有人敢在她面前这样讲话,便眼一瞪,抬手就给二龟一巴掌。但听“叭”的一声,打得实在,二龟脸上顿时就出现五道指印。打了还不解气,顺手把那乌龟搭成的“陀螺”掀翻,抓住那只中间的小乌龟就往怀里揣。

二龟虽是穷人家的孩子,却是父亲的独苗苗,从来也舍不得打一下。今天忽地钻出个野孩子,打了他耳光不说,还抢了乌龟,他气得大叫一声,也瞄准对方的脸,重重地还了一耳光。

如果二龟能预见这一耳光的严重后果,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去打的,他为这一耳光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,从此开始了他悲痛耻辱的一生。

太平公主没想到这世界上除了母后以外还有人敢打她,一时间竟愣住了。当她感到左脸上火烧火燎地发痛时,她才相信真的被打了,而且打她的就是站在面前的这个衣衫破烂的小叫化子。她忍住痛,忍住泪,她要报复:先是对准那些乌龟乱踢一通,而后抓住二龟又打又抓又咬又撕。二龟正待还手,却被父亲过来制止了,还连声向打他的孩子赔不是。二龟委屈地望着父亲,他想不通。

正在这时,两个太监挤进人群,见公主正在起劲地打一个孩子,不问情由,也挥拳向二龟劈头盖脸打去。乌龟韩见儿子挨打,忙转身来护着,又苦着脸求告道:“二位老爷饶了他吧,孩子小,不懂事。”

见是孩子的父亲,两个太监便骂道:“好狗日的,原来是你的支使,那就连你一起打。”骂完,拳打脚踢,疾如雨点。乌龟韩也不还手,只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孩子。

而这时的太平公主却像没事一样,一只只把地上乱爬的乌龟拾起来,牵起围裙往里装,准备拿回宫中慢慢玩。

二龟见那孩子要拿走乌龟,便从父亲怀里挣脱出来去夺,你争我抢,互不相让。两个太监见了,放下乌龟韩,转向二龟,一人提手,一人提腿,把他朝地上一摔。不想二龟的额头与木箱碰个正着,顿时血流如注,染红了半个脸。乌龟韩大叫一声:“我的儿呀!”就扑在儿子身上。

两个太监全不把这些放在眼里,转身帮小公主收捡好乌龟,吆喝围观的人让道,准备回宫。

这时,人群中走出几个抱打不平的汉子挡住去路,气愤地说:“你们光天化日之下,抢了东西又打人,就这么走了?”

两个太监又拉出打人的架势说:“识相点,少管闲事。”

几个汉子道:“这闲事我们管定了。”

围观的人也七嘴八舌地附和说:“这还有王法吗?”“天子脚下,能容你们这些无赖横行?”有的还吼道:“打,打死这些不讲理的狗东西!”

正闹得不可开交时,人群中走出一个笑容可掬的胖老头。两个太监见了他,忙垂手侍立一旁。胖老头对他们说:“快向这几位客官陪礼。”两个太监立即满面笑容,向众人拱手陪礼。胖老头又说:“还不快把受伤的孩子送去包扎。”两个太监赶快过去扶二龟。二龟拨开来人的手,扶着箱子站起来说:“我不要你们扶!”

正在惊慌中的太平公主见了胖老头,便一头栽进他的怀里,不再说话。胖老头一面护卫着她,一面向众人打拱道:“我家两个奴才不知事理,在下这里向各位陪不是,请各位多多包涵。”他又转向乌龟韩说:“我家小公子既然喜欢你这几只乌龟,你就开个价,卖给我们好吗?”

乌龟韩听了,长长叹口气。他跑江湖时间虽不长,遇到的倒霉事情不少。心想,与其带着儿子在外面过这种挨打受气的日子,不如把乌龟卖几个钱,赎回押出去的地,安安稳稳在家乡做庄稼算了。打定了主意,便说:“你家公子要要,随您老赏几两银子便了。”胖老头说:“你的东西,还是你开个价。”乌龟韩说道:“本来这几只乌龟不值多少钱,因为它们会这套本事,就值钱了。您老给二十两银子如何?”胖老头笑道:“我给你三十两。只是今日走得仓促,身上未带足银子,请到寒舍去取;顺便也给你儿子头上上点药。”

围观群众见这胖老头对人谦和,说话通情理,也都抱息事宁人态度从旁劝解说:“古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,不打不相识嘛。”“七只乌龟三十两银子,值,快去取了银子回家罢!”

说话间,两个太监一个用竹兜提上乌龟,一个背着太平公主前面走了。乌龟韩父子背着空木箱跟在胖老头身后,很快消失在街头。

转过几条大街,胖老头在一所大宅子门前停下,叫开红漆大门,带着乌龟韩父子走了进去。转过几道回廊,又进了几道小门,便被引进一间房子里。胖老头笑眯眯地说:“你们父子俩先在此坐片刻,我去叫厨子给你们送些饭食来,吃饱了拿上银子好赶路。”乌龟韩忙说不必客气,但话未说完,胖老头就笑着走出门外了。

父子俩相对看看,无奈地坐下。

二龟从来没见过这么又好又大的房子。他记得很清楚,刚才已经走过三个大院,每个院子里的院坝,都比自己村里那个最大的打麦场还大;还有那房子,门上窗上都刻着花,漆得通红透亮。廊檐下摆满了花,开得红红绿绿,看得人眼花。房子这么大却没有什么人,冷冷清清的,有些瘆人。

“爸,这是啥地方?”二龟偏着头问。

“大户人家呗。”爸回答说。

“我看像个庙。”

“不是,是庙你看见一个和尚吗?”

是的,二龟没看见有和尚,只见到几个长得胖乎乎,说话细声细气的男人。他又问了:

“爸,你说,这些人怎么都长得胖?”

“吃得好呗。”

“怎么说话都女声女腔的?”

“什么女声女腔的?”爸爸瞪了二龟一眼,又偷眼朝外看看,幸好没人听见,接着说道:“大户人家,知书识礼的,哪像我们乡下人,粗声大气地说话惯了。”

父子说话间,又一个胖乎乎的老头进屋,手捧食盘,里面是热气腾腾的馒头和两碗荤菜。那人把食物摆上桌后,轻声细语地说:

“刚才管家吩咐了,请你们先吃饭,他马上便把银子送来。”

父子俩折腾了大半天,本也饿了,又因多日未见荤腥,抵不住那肉香味直朝鼻里钻。二龟看看馒头大肉,又看看爸爸。

乌龟韩看看儿子,又看看桌上的饭菜,迟疑了一下,便拿起筷子对儿子说:“吃。”父子俩便狼吞虎咽起来。可是,没吃多久,便都头晕脑胀,四肢瘫软,支撑不住,倒在桌子下昏昏睡去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二龟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惊醒。他渐渐恢复了记忆。他想起来了,那痛来自头部,额头被箱子边碰了个口子。他用手摸了摸,爸爸为他包扎的那块布还紧紧贴在伤口上;但他觉得那更痛的地方不在头上,似乎在肚皮上。他慢慢移动着手往下摸,没有伤口。他糊涂了,没有伤口怎么又这么痛呢?

“爸爸,我疼。”二龟从小失去了妈妈,遇事就喊爸。他记得他跟爸爸一起吃饭,怎么又喊不应?睁开眼看看,除了空荡荡的房子,什么也没有。爸爸,爸爸哪儿去了呢?

一阵巨痛袭来,他又昏过去了。

他在做梦,梦见在村里与几个小伙伴比尿尿,看谁尿得高。以往,几乎每次都他第一。今天,几个小伙伴又比试,可刚一尿,一股钻心的痛由下而上,从胸口直窜脑门。他被痛醒了,便用手去摸那尿尿的小鸡鸡,几次都没摸到。怎么,鸡鸡没有了?他恐怖地大叫道:“我的鸡鸡,我的鸡鸡哪里去了?”

没有人回答。

从此,宫中多了个小太监。

推荐图集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