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唐惊变》序

禹传子,家天下。

自从夏朝诞生后(虽然至今尚有争议,但主流是倾向于曾存在过的),中国又历经了商周、秦汉、魏晋南北朝、隋唐等若干朝代。本文选择的时代,就锁定在大唐,或者说的更确切些,是大唐玄宗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冬至代宗宝应元年(公元762年)年末,其实延伸一下,也可以延到广德元年(公元763年)年初,算来足有八年左右。

无论哪一个朝代,都有兴盛和衰落,而往往动乱就是促成兴衰的催化剂。大多数的催化剂都是加速了朝代的衰落。其实历史从来就不乏“之乱”,挑几个有名的,像西汉的七国之乱,西晋的八王之乱,南朝梁侯景之乱等等。不过,似乎有的动乱也起到了“副作用”。譬如,同样是唐朝,同样是政变,玄武门前的刀光剑影曾几次决定着大殿上宝座的归属,李世民的政变使贞观之治提早来到,而李隆基的政变则终结了朝廷的混乱,从而开创了开元盛世。

但好运走到了头,如果自己对所得不加以珍惜,那么就注定有一天会将好运气挥霍殆尽。玄宗老了,累了,似乎也烦了,于是佳人在抱,骊山宫中,悠哉游哉;至于朝政,内事不决有宰相,外事不决有边将。玄宗无论如何都不肯听信别人说安禄山会谋反,他对此事的置若罔闻,仿佛是无数次的重复着一句话:我信得过他。然而最后,就是这个最让玄宗信得过的人,狠狠的抽了他一耳光。幡然悔悟的玄宗为着他曾经的糊涂付出了许多代价,然而什么都晚了,人们在错愕惊讶之中,看到了一场放之于历史之中都堪称是一场大变的动乱,我们姑且称为“大唐惊变”吧。

肃宗从玄宗手中接(夺?)过的天下实在糟得可以,他必须要面对一个纷乱的局势。然而,肃宗至死也没有看到战乱平定,他当政的几年完全处于战乱中。肃宗好容易收复了两京,又狠了狠心,几乎是出动血本准备剿灭叛贼,然而却被一场大风搞乱了计划。好容易又重新占得优势,却因为急于求成反倒落个大败。可怜的肃宗,在一片喧闹声中,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妻儿陷入悲惨的境地,自己却是无可奈何,与高寿的玄宗先后去世,于是重担落到了代宗的身上。但叛军内部的变化比大唐还要剧烈,一次次发生的政变削弱了他们的实力,每一次变化都带来人事的调整,都带来人心的不稳,甚至带来大屠杀。最终,熬到筋疲力尽的双方,都无力再支持下去。所以当叛军中最后一位主帅自杀后,唐朝也很识时务的接受了叛军残余势力的投降,尽管这是为日后的大唐带来藩镇之乱的祸根,但我相信,即使预先知道以后的事情,代宗皇帝大概仍然会皱着眉头接纳降者,无论如何,谁也熬不下去了。这个不是咬咬牙就能挺得住的事情,因为大家已经咬了八年的牙,现在连牙都快咬掉了——牙要是掉了还拿什么来咬呢?

记得有人说过,如果没有安史之乱,唐王朝有可能比今天历史课本上记载的时间更长。的确,那般强盛的唐朝,如果不是这么一次使人口锐减、使经济萧条、使国力耗竭的重击,也许唐朝会像一个人那样慢慢老去直到逝去,又怎么会“突变”呢?兴则万国来朝,衰则一落千丈,和别的王朝相比起来,也算是大起大落了。自然,表面上的变化,背后蕴含了诸多因素的积累。而一旦条件成熟,这场大乱便不可避免地爆发了,而且几乎一发不可收拾——事实上,双方都有机会尽早把事情搞定,但双方又都各自犯了许多错误,才使安史之乱拖了这么许久。从唐朝这方来说,虽然看起来很多时候都是胜利者,但一不留神就闹出个大败来,大败不需要很多,只要一次,就足以前功尽弃。于是力量就这样很遗憾的被消耗掉了,若这些“无用功”花在对付叛军的身上,也许唐朝是可以彻底消灭安史余部的。不过叛军那边失算更多,能撑这么久已经很“了不起”了。

往事越千年,如今那场大乱早已陈封在历史的积淀中,但我们通过诸多史书还能依稀感受到当时的惊心动魄、荡气回肠——史家用文字铺成了一条路,辗转反侧,峰回路转;我们的心也随之时悲时喜,跌宕起伏。本文将围绕安史之乱向您展现这场使一个朝代发生剧变的事件——大唐惊变。

推荐图集: